考核重“痕”不重“绩”,怎么改(干部状态新观察·基层减负进行时)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3-27 18:22

  核心阅读

  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指出,加强计划管理和监督实施,着力解决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的问题。

  基层在实行痕迹管理过程中,有哪些形式主义?各地如何解决督查检查考核重“痕”不重“绩”、留“痕”不留“心”等问题?

  

  问题直击

  考核忽视结果导向

  基层容易学会“见招拆招”

  日前,记者在西北某乡采访时,有村干部反映,上级部门的督查检查工作有时忽视结果导向,干得怎么样是一码事,干的过程是否有记录、材料是否齐全是另一码事。结果工作做了,却因为材料有瑕疵而遭到批评,让一些基层干部想不通。

  当地县里从组织部、纪委等单位抽调人员组成的督查组,注意力不是放在入户调查上,而是聚焦到材料检查上。有时在材料中发现一两个错别字,督查组成员就质问当地村干部“是不是突击补材料、相关工作到底有没有开展”,基层干部很无奈,也很委屈。

  该乡乡镇干部坦言,督查考核是指挥棒,重视过程、忽视结果很容易让基层学会“见招拆招”,以形式主义应付形式主义,造成恶性循环。

  鱼龙混杂、不接地气

  有的第三方考核不靠谱

  “有些形式主义,真是被逼出来的。”东部某乡镇一位党委副书记坦言,“上级考核督导,都以图片和文字为准,不管成效如何,就看有没有留痕。基层人少事多责任大,上级处处要留痕,造成了基层人员和精力浪费。”

  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告诉记者,目前扶贫工作、美丽乡村标准化建设,以及乡村文化工作的考核,都委托第三方进行检查,看似客观中立,实际上很容易造成形式主义。

  据他介绍,目前第三方机构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有些社会组织、高校或企业,看到当前第三方检查评估需求量较大,于是匆忙组成“草台班子”,评价标准的制定,既不专业又不接地气,造成上级决策和基层实际的脱离。

  “基层工作往往不是标准件儿,地方情况千差万别,用简单僵化的标准来考核,说穿了也是一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这位乡镇党委书记说。

  下达任务与实际脱节

  做与不做都可能被问责

  “县里要求把资金分别入股3家企业,但全镇只有两家企业,怎么做都会违规。”西南地区某深度贫困乡镇一位分管扶贫工作的副镇长告诉记者,上级部门今年给镇里下拨了3笔总额为150万元的资金,专门用于入股镇里的企业,所产生的利润将作为贫困户分红资金,并规定不得调整资金使用方案,也不能滞留资金。

  然而,当地能算得上企业的仅有两家养殖场,镇里只好让其中一家接纳两笔入股资金。不久前,县里督查组在检查中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向相关部门反馈违规情况,目前正在研究处分意见。“这笔账成了烫手的山芋,如果县里不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我们还会再次栽跟头。”

  有的任务与当地实际有差距,如果采取常规手段,往往难以完成指标,督查考评自然过不了关。而一旦放手去做,免不了要突破规则,有时甚至弄虚作假。因此,面对艰巨的任务和严厉的考评,基层干部做与不做都有被问责的风险。

  

  地方探索

  云南曲靖沾益区整治“痕迹主义”

  “痕迹材料不会说话,老百姓的眼睛可是雪亮啊”

  为从源头上刹住考核督查中的“痕迹主义”问题,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从年底考核入手主动给基层“减负”,改变以往各部门单列年终考核评比的思路,将党风廉政建设考核及纪检监察业务量化考核等部门业务考核纳入全区综合考核范畴,由区委牵头抽调人员组建综合考核组,对全区各部门业务工作进行集中考核。同时,改变以往考核听取汇报、查阅资料、民主评议、个别谈话、延伸检查等规定程序,提倡实地察看、暗察暗访等灵活多样的考核形式,以提升考核实效。

  沾益区西平街道工作人员彭丹介绍,除了不必再反复陪同考核组,更关键的是考核痕迹材料从40多项压缩到了11项,且大多数都是日常记录。“材料少了,考核组有了更多时间入户核查”。

  大坡乡纪委副书记张琼龙也深有同感。如今,纪检监察业务量化考核内容,由区纪委监委内设各部室提供扣分依据的比率进一步增加,不需要乡镇提供痕迹材料的已占到1/3。综合考核组下来后,他就没怎么在办公室待过,负责纪检监察业务量化考核的工作人员直接挑选了几位受处分的党员干部进行走访,又对下辖村委会“五级联动”监督平台录入情况进行了抽查。“要是以前,光是材料一天都不一定能看完。”张琼龙说。

  单就党风政风一项来说,涉及的村级“三务”公开工作以前需要乡镇提供公开档案、乡镇纪委季度检查台账等,现在区纪委监委通过日常检查就掌握了全区情况,检查时不再需要乡镇提供痕迹,只要再实地察看下公开栏情况便可对应打分。

  “痕迹材料不会说话,老百姓的眼睛可是雪亮啊!这样一来,不论是日常监督还是执纪审查工作,基层更不敢偷懒了。”张琼龙说。

  近日,中办印发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着力解决过度留痕的问题,明确提出强化结果导向,考核评价一个地方和单位的工作,关键看有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群众的评价怎么样。沾益区目前已开展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集中整治,对不重工作实效重包装的行为从严查处。“集中整治让基层干部轻装上阵聚焦主业,使考核评比真正回归推动工作落实的初衷。”沾益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李鸿英说。

  湖北恩施鹤峰县合并精简微信工作群

  “微信群清理整合后,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

  “有几个工作群好几个月没有收到工作信息了,想退又怕得罪群主,成了‘僵尸群’。”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鹤峰县机关干部陈伟伟说。

  “我的工作微信群有50多个,每项工作都有专班,每个专班都有群,让人目不暇接……”鹤峰县容美镇镇长张道勇无奈地说。

  工作微信群过多过杂,什么事情都要求“签到留痕”,有人在群里“溜须拍马”“表功作秀”,更有甚者当起了“甩手掌柜”,落实工作一“微”了之。微信缠身,应接不暇,曾让鹤峰县不少基层干部饱受困扰。

  自今年初,鹤峰县纪委监委全面开展微信、QQ工作群、政务APP清理整顿,责令各单位除领导班子群、机关群、脱贫攻坚群以外,不得另建群;对于重复群、交叉群、“僵尸群”,除自查清理外,由县纪委派出监督检查专班,跟踪整改落实情况……截至目前,该县各级部门共精简合并微信、QQ工作群400余个,删除APP10余个。

  “微信群清理整合后,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3月18日,鹤峰县纪委监委在对合并精简微信工作群“回头看”时,该县下坪乡江坪村党支部书记涂启朋发出由衷感叹。

  “脱贫攻坚群整合后,所有扶贫干部都在一个群,通知要求一目了然。”容美镇脱贫攻坚办公室干部李发忠连连点赞,清理整顿工作并没有一刀切,重要工作,临时建群,但任务完成后便解散。

  《通知》要求坚决纠正机械式做法,不得以微信工作群、政务APP上传工作场景截图或录制视频来代替对实际工作评价。精简合并工作群,只是恩施整治基层形式主义顽疾的一部分。去年以来,恩施“下狠手”简化政绩目标考评指标:全州考核项目2018年减少50%;省对市州政绩目标考核项目,凡是临时突击的指标一律取消;考核牵头单位年终不到被检查单位进行考核,而是根据平时掌握的工作情况和统计部门的相关数据实行“远程诊疗”,大大减轻了各单位年底迎检工作压力。

  山东青岛李沧区严格管控责任状

  “以前签责任状是被逼着干,现在大家都抢着干了”

  “责任状有助于督促基层落实工作,但是动辄签订责任状,看似层层压实责任,实则层层不负责任。”说起责任状,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考核办工作人员王小川深有感触。

  《通知》指出,严格控制“一票否决”事项,不能动辄签“责任状”,变相向地方和基层推卸责任。在这之前,按照区委区政府的部署,王小川所在的部门联合其他相关单位,自2018年就探索了一系列为基层减负的举措,其中专门提出要解决责任状、责任书过多过滥问题。

  李沧区也曾经出现过层层签订责任书、责任状的现象,一些区直部门把属地管理当成了“筐”,只要涉及基层的全部都往里装,进行考核,增加了基层的负担。

  自2018年以来,李沧区对区直单位滥分任务的情况进行整治,要求未有上级部署、未经区委区政府批准,不设置对街道的考核项目,不对街道分解下达考核任务,坚决杜绝有些部门成为“甩锅侠”。

  最近,王小川到街道社区走基层时,有位干部说的话,让他记忆犹新:以前责任状满天飞,许多不属于街道的任务也让我们签责任状,忙活了一年还可能因为哪件事没办好被一票否决,压力太大。现在承担的考核任务少了,干工作更主动了。

  为进一步规范考核方式,李沧区在制定综合考核办法时严禁区直单位假借“属地责任”名义将责任转嫁给街道。即使对于下达给街道的考核指标,也要责任捆绑、成绩捆绑。对于应由区直单位负责完成的考核指标分解给街道,街道完不成任务的,将对相关指标牵头单位同步进行处罚,这种责任均担的考核方式受到了广泛好评。“以前各单位对任务都是一分了之,不但不利于工作开展,还助长了人浮于事现象的滋生。”王小川说。

  在规范精简考核内容及方式的同时,李沧区持续深化正向激励,实行差异化分配,奖金精准奖励到个人和岗位,重点向基层一线和业绩突出人员倾斜。同等条件下,对街道工作人员奖励上浮30%。

  “其实大家也不是在乎有没有奖励,只是感觉到街道工作更受重视了,这让我们很欣慰。以前签责任状是被逼着干,现在大家都抢着干了。”楼山街道办事处主任刘涛说。

  (综合本报记者刘成友、姜峰、杨文明、潘俊强、范昊天、程焕报道)


  《 人民日报 》( 2019年03月26日 12 版)

(责编: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