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如何还原陈式太极拳的“活化石”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7 10:37

我们是如何还原陈式太极拳的“活化石”的

2018-05-17 08:35来源:太极官方太极

原标题:我们是如何还原陈式太极拳的“活化石”的

文 | 唐才良编辑 | 禅音

《陈式太极拳第五路》的价值,简言之,它是中国武术的一块“活化石”,是研究陈式太极拳的一份珍贵的历史文献。“陈氏太极拳第五路”据说已失传百余年,1939年,经著名武术教育家许禹生与陈发科一起“挖掘”整理成《太极拳》一书。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这套“化石标本”又被尘封起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发现了这套“标本”。

2014年4月,笔者在整理《顾留馨日记》时,看到顾老1957年11月20日的日记中记有“唐豪寄赠许禹生《陈氏太极拳第五路》《中国体育史参考资料第一辑》”数语,便对“陈氏太极拳第五路”发生了兴趣。因为几十年来从未听到有“陈氏太极拳第五路”的存在。笔者就此询问顾元庄先生,家中是否藏有《陈氏太极拳第五路》,顾元庄回答是没有。笔者又向朋友圈内求助,但他们的回答也都是没有,疑为绝版云云。正在笔者感到寻找此书无望时,顾先生戏剧性来电:“书已找到,书名是‘许禹生先生编《太极拳》’。”此书封面至封底一共只有十多页纸,夹在书堆之中很不显眼,这也是上次没有找到的原因。

许禹生编的这本《太极拳》,不仅稀少珍贵,而且内有唐豪、顾留馨的手迹,他俩在书上做有若干标注,也使此书更有文史价值。

笔者在翻阅这本《太极拳》(即《陈氏太极拳第五路》)时突发奇想:这么一本珍贵的资料,如果只是摆放在书柜中当作一般的藏书,是十分可惜的,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爱好者去研究。能否让这“陈氏太极拳第五路”从平面的文字,复活成图文并茂又能习练的套路?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笔者在与朋友的聊天中表达了这种想法,立即得到了胡开宸先生的赞同。胡先生提出由他来尝试陈式第五路的“译制”演示。

2014年5 月,笔者将此书交给胡开宸。起初胡先生以为有了许先生书中的动作说明,依样画葫芦是不难将“第五路”演示出来的,而事实上复原“陈氏第五路”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唐豪也曾经说过:“第五路太极拳共与56个势名,动作说明极简单,仅15页,很难摹练,故至今未闻有传习者。”此话不假,至今即使是在陈家沟,也未能见到有“陈氏第五路”的传习者。胡开宸先生在研究的过程中碰到许多困难,屡屡卡壳难以继续,但他锲而不舍,历时一年,初步将这第五路演示了出来,又经一年的琢磨修改,终于能将套路完整演示出来。然而笔者对这样的“图解”仍未满意,离心目中的陈式拳尚有一定距离。

事有凑巧,笔者曾拜访李福妹、陈俊彦等多位上海武术家,了解了陈照奎来上海传授陈式太极拳的经过始末。1959年,顾留馨受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委托编写五式太极拳,为了方便《陈式太极拳》的编写,顾留馨将陈照奎借调到上海来,以便在《陈式太极拳》的写作中对比动作。

1960年2 月2日,陈照奎来到上海体育宫。当年顾留馨忙于编写太极拳教材,又常去北京中南海教拳,分身乏术,故委托丁金友⑤向陈照奎学习拳艺,其中包括顾留馨和唐豪都曾关注的陈氏太极拳第五路。顾留馨为了将陈式太极拳留在上海,让陈照奎先在上海武术队开班传授陈式太极拳,培养上海教练员。顾留馨还安排陈照奎与丁金友同住一室,一方面,让丁金友在生活上多照料陈照奎;另一方面,丁金友很聪明有过目不忘的特长(当年的他已经学会各门武术套路近百种,有“武术活字典”之美誉),他与陈照奎相处三年多,几乎学会了陈照奎的所有套路。据蔡龙云、王培琨、邱丕相、虞定海等武术家评价说:“丁金友已学到陈照奎95%的功夫。”

于是在2015年7月13日,笔者与顾元庄陪同胡开宸一同拜访老武术家李福妹女士,并向她展示了这套“陈式太极拳第五路”。李老师对我们的尝试和研究给予了鼓励,也提出了一些改进意见。李福妹老师谈及这“陈式第五路”时回忆说:“顾留馨安排丁金友跟陈照奎学拳,叮嘱丁金友务必将陈照奎的拳艺全都学到手,要为陈式太极拳在上海的推广培养出自己的教练。”丁金友不负顾留馨的期望,他继承了陈照奎的大部分武艺,这一套第五路拳也有幸得以传承。当年陈照奎将这套“陈式太极拳第五路”传授于丁金友、李福妹,但因受多次政治运动影响,这套“陈式太极拳第五路”再次束之高阁,后来当丁文军、王伟星将去日本教拳,丁金友就将这套“陈式太极拳第五路”作为备用套路传授给他们。这次我们的“考古挖掘”歪打正着,唤起了李福妹、丁文军和王伟星的记忆,他们照着拳谱回忆当年陈照奎及丁金友的教授与演示,也将第五路重新完整地复原了出来。

我们复原了“陈氏太极拳第五路”,由衷地向中国武术教育家许禹生、陈发科、唐豪、顾留馨,以及陈照奎、丁金友表示敬意。1938年,许禹生为挖掘中华武术遗产,保护中华传统文化,努力与陈发科一起做了文化抢救工作。1939年,许禹生在《太极拳》绪言中说:“先将十三式第五路架子编成付印,俾世之研究太极拳术者,得有所本,是余之志愿也。”顾留馨在获得唐豪赠书后,曾与李剑华、沈家桢、陈照奎讨论过《陈式太极拳第五路》,并在书上五处做了6个标注。顾老曾有将这“陈式太极拳第五路”做进一步整理的打算,但因各种因素所限,顾老这一武术梦未能如愿。今天,幸亏有顾元庄先生无私的奉献,才使“陈氏太极拳第五路”拳谱重见天日;也幸亏有胡开宸的尝试,才引出李福妹、丁文军、王伟星的回忆,重新将“陈氏第五路”按陈照奎的演示复原出来。大家的努力使中华文化中的一个宝贵的“化石”得以保存和复活,也实现了许禹生和顾留馨的心愿。

“陈式太极拳第五路”与现在流行的太极拳有很多不同,它确实比较刚烈威猛。第五路共有56 式,其中提到“拳”字的有29个式子,占全套一半以上,这在太极拳的套路中是很少见的,如“十字拳”“护心拳”“披身锤”“指裆锤”“七星锤”“弯弓射虎(拳)”“抽身四平拳”“回身探马拳”“转身腰拦锤”“左右大肱拳”“颠步连珠炮”等,还有蹬脚、分脚、十字腿、摆连腿,以及“小擒打”“卧虎肘”“拗步左右搧打”等招式。凶猛的招式如“金刚献杵式”须将地板震得轰轰作响;“转身腰拦锤:屈左肘,伸掌横拦置左膝上,正拍右肘,肘尖作响”,也非常威风;“掩肘洪拳:洪者大也,此拳在拳路中最大努力,故曰洪”,是须拼命用力的。这对太极拳“用意不用力”的理念,简直是颠覆。因此,“陈氏太极拳第五路”的价值,在于它是中国武术的一块“活化石”,它是太极拳原始的套路之一,这对研究“陈氏太极拳”演变很有帮助。随着人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视,这套拳谱必将会引起武术研究者的兴趣,这也是许禹生努力保存中华传统文化的意义所在。

所有太极微信号粉丝将享受7.5折的优惠价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